B 转序-上海站

 佳音“IN SEQUENCE 转序”水墨中国当代艺术展

水墨,是部重心由北渐南的历史,如同华夏文明的重心由远古的黄河流域转向中古的长江流域。在这部由北而南的艺术发展史上,一种关乎水墨的情怀始终贯穿其间,这一情怀,既促生了“笔墨”成其为水墨画的概念,也引发了文人画一统艺苑的故事,更推动了水墨画向新水墨发展的需要。 

进入2013年,纽约苏富比和佳士得的强力介入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新水墨的国际影响力。在各种大环境的推动下,中国新水墨正在从相对传统的形态实现转变,体现了中国当下的人文精神和文化状态,是艺术家从自身文化传统和当代文化背景出发,结合切实的文化思考所进行的创作。从某种意义来说,新水墨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当代艺术中独树一帜的表达,并且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推进中国当代艺术的持续创造和发展。为了向这一艺术致敬,20146月《FOSPEL·佳音》杂志邀请国际著名策展人W.Y.Choy携手10位艺术家在浙江美术馆举办了首场佳音“转序IN SEQUENCE”——水墨中国当代艺术展,共同领略和探讨云水氤氲的水墨从相对“传统”的形态实现转变的全新时代。 

水墨画是具有丰富生命力的活态传统,由于潜在的哲学和图像意义,它拥有广泛的主题以及技巧、媒介和风格等多方面的特征。这种绘画行为本身暗示着一种宇宙的生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气”,它的形态通过丰富的笔触带出水和墨的力量与运动:水墨,而呈现并存储在宣纸这一多层次的有机空间里。自从公元六世纪谢赫的“绘画六法”立下了默认的法则以来,中国水墨画一直高度追求其生命灵气、运动形态、有机空间、墨韵变化——这些独特的气质构成了对这艺术传统严格的评价标准和演化内容。而覆盖于水墨画表面上的闲适飘逸则是深藏其下的高度艺术功底,要达到这貌似平平、实则深奥的境界,绘画者必须具有超常的技术能力,要做到娴熟无误则更需要多年的积淀方能掌握运笔和着墨的技法。这种媒介配上书法元素的使用,“成为了中国传统,精神和文化的象征符号深深扎根在中国”。在此次“转序”展览中,中国当代7位艺术家就是在寻求改革的大环境下,通过专注于现代和当代水墨画在政治和文化动荡冲击背景下的历史和演化来更新当代艺术的论述方式。 

20世纪的水墨画处于十字路口。民国初期和中国文化的所有其它领域一样,政府对水墨画现代化也启动了一种官方表达方式。正如高美庆女士在她《二十世纪中国绘画》一书前言中阐述的:早在20世纪初期,中国风格和方式的绘画就被授予国画的称谓用来区分西方和西方风格绘画,这又为国画增添了额外的意义。在维护国粹风潮的影响下,国画可能是一种缩影民族本质特征的国粹绘画简称,此外,这个名词特别是在英语语境里可以和传统绘画互换。

而从历史观点上说,中国水墨画借鉴并保持了传统文化,就其本身而言,也是这种文化力量来源的一部分;但是随着现代化的到来,西方文化及其对中国水墨画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西方文化并发展一种崭新的、重振活力的传统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在其缓慢而令人急切的现代化进程中,中国水墨画传统受到了新引进的西方意识形态的挑战,具有现代主义思想的艺术家们如徐悲鸿、刘海粟、林风眠有意地采取脱离传统并肯定现代主义的做法,以现代概念和技术自由去重构中国艺术新的世界观,建立可以体现普遍真理的新型艺术学院。

伴随着持续不断的政治干预和艺术家中不和谐的做法,中国水墨画折射了这一时期重大的政治、社会和文化巨变。从一开始,中国传统水墨画就遭受了很多负面的批评,尤其是在打破旧习的五四艺术运动中;在现代思想家比如鲁迅的领导下,人们呼吁更多的社会和文化变革,以代替当时日见僵硬的传统体系。在二战时期,随着中国内陆开放和战时移迁以及诸如考古发现和敦煌学的影响,使得这种情况有所改观,并有了积极的发展。随着共产主义艺术形态的发展和兴起,艺术家表达的意识形态中有了些许政治的色彩,中国水墨画的命运也发生了改变。

步入2015年,我们再次和7位当代著名艺术家:阿海、李津、林峰、王劲松、叶永青、袁进华、周京新相遇并携手奥地利珐琅珠宝品牌FREYWILLE在上海斯沃琪艺术中心,在海派氛围中感受当代艺术及时尚的魅力。FREYWILLE1951年诞生在奥地利维也纳,融合了珐琅制作工艺和艺术文化精髓,缔造出独具匠心的璀璨珠宝。2015年,正是FREYWILLE进驻中国的第十年,在此次“转序IN SEQUENCE”——水墨中国当代艺术展上,FREYWILLE通过十面艺术墙,将品牌故事、制作工艺、艺术里程以及艺术灵感来源等,细致直观地展现给现场宾客,传达出 FREYWILLE对生活、自然、哲学的态度与坚持,将艺术生活与珠宝完美融合。

本次展览的标题“转序”由W·Y·Choy选定,目的是涉及近代的水墨画历史发展以及艺术家进步的教育背景和当代水墨艺术实践。艺术家可以决定原封不动地保留他的传统,也可能会彻底否定传统而支持一些其它艺术形式,因此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希望呈现的就是艺术家决定保留的某些吸引他或对他有特殊意义的传统元素,而丢弃那些他不感兴趣的元素。而本次“转序”展览汇集的中国当代水墨画的7位艺术家不仅有着相似的背景,而一些艺术家的早期训练就是作为后上海画派艺术家的亲密门徒,所有成员都在20世纪80年代在久负盛名的国家或海外艺术机构接受教育和深造。这次的水墨展在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背景下,立意更新水墨画的论述方式,通过开发和探索具有启发性的创意、概念和技法来作为一个新平台,以反映这个时代的精神。